贵州义洲酒业有限公司 贵阳周义洲企业文化艺术研究所 周义洲服务项目 周义洲企业易经玄学研究部 义洲酒业-白酒定制中心 周义洲企业(广告/庆典中心)
周义洲的歌 周义洲微博 周义洲图库 周义洲书法 周义洲入编和编写的部分书籍 周义洲功夫展示 周义洲题词 周义洲格言语录 周义洲思想纲领
  周义洲简介
  周义洲个人荣誉
  贵阳周义洲企业文化艺术研究所简介
  周义洲企业易经玄学研究部
  周义洲酒(简介)
  贵州义洲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义洲酒业-白酒定制中心
  周义洲服务项目
  周义洲企业(广告/庆典中心)
点击排行
·周义洲啤酒豪华餐巾纸1084
·周义洲啤酒多功能开瓶器997
·周义洲酒795
·周义洲啤酒959
·周义洲和世界文化科学研究院院长1754
·周义洲登上《风云人物》2013年第2212
·周义洲-御宴酒-瓶盖1744
·周义洲绝技表演1743
·省市领导和推广大使周义洲合影2446
·周义洲表演刀架脖子拉动四辆汽车2546
热点图片

周义洲啤酒豪华餐巾

周义洲啤酒多功能开

周义洲酒

周义洲啤酒
推荐新闻
·国际武术散手道联盟高级段勋章07-14
·世界著名武术家勋章07-14
·世界著名武术家大汇演金奖07-14
·世界文化科学研究院07-14
·第四届国届武道联盟文化节07-14
·世界武林百杰07-14
·世界武林百杰勋章07-14
·世界武林百杰荣誉证书07-14
·世界武林百杰、著名武术奇人奇功07-14
·世界十大技击家07-14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武术文化 >> 正文
民国武术奇人沧州二杰 王子平与佟忠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中国网    点击数:2556    更新时间:2011-7-14
 

亦以亦侠王子平

王子平(1881--1973)河北沧州人,回族,武术名家。出身武术世家,自幼习武,擅长查拳与太极。民国8年(1919年)在北京打败在中山公园设擂的俄国力士康泰尔,后在陆军部马子贞部下任武术教练。王在军中表演举石担、石蹬,以大力著称,曾被誉为“千斤大力王”。于济南击败日本柔道家宫本后来上海,以治伤正骨为业。曾在精武体育会,中华武术会,子平暑期武术讲习所和精强武术会等处教拳。民国12年创办中国武术社,民国17年任南京中央国术馆少林门长,后任副馆长。解放后,仍以治伤为业,曾任上海伤科学会副主任,由于他在体育界有较高威望,曾担任第一届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委员、中华武术协会副主席,并担任上海市伊斯兰教协会副主席。1959年,任第一届全运会武术表演赛总裁判长。1960年随国务院总理周思来访问缅甸。著有《拳术二十法》、《却病延年二十势》等。

王子平生于一八八一年,卒于一九七三年,生前任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他生于武术之乡河北沧洲的一个武术世家,和佟忠义并称“沧洲二杰”,有“神力千斤王之称”。从学于鲁人杨洪修,精查拳、八极拳、龙泉剑,早岁行商关东,后投身军伍,以武术教练将士。一九一九年,俄国大力士康泰儿在北京中央公园献技,势甚嚣张,王激于义愤,当众挫败之。后又挫败西方力士马志尼、阿拉曼、柯芝麦、沙力文。在青岛时,曾遭日帝宪警围攻,王子平把他们一一掷至楼下,表现了我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的精神和魄力。

他热爱武术运动,毕生不渝,在旧社会,为维持生计,他曾走南闯北,颠沛流离,但他对中国武术的深挚热爱丝毫不减,刻苦练功的意志愈来愈坚。他从六岁开始习武,直至晚年,八十多年练功不錣。他早年研习查拳、子午剑,遍行大江南北,看到了许多名家的各种优秀剑术以后,就博采各家之长,推陈出新。他的“青龙剑”就是集各家之长,并吸取了西欧击剑和日本剑道的优点,结合自己的心得体会而创造的。

王子平为抗美援朝捐献大炮,他率领全家参加义演。他以八旬高龄出国参加表演,向世界人民介绍中国武术。一九六零年他荣幸地随周总理访问缅甸。那年他已八十高龄,担任武术队总教练。为了表达他满怀喜悦和宣传武术的心情,在仰光春山体育场炎热的阳光下,表演了他那身法灵活、动作连贯、剑法纯青、又跳又转的“青龙剑”,整个体育场掌声雷动。

王子平十分注重挖掘祖国武术宝库和普及武术,当他八十岁高龄的时候,著名导演谢晋请他在《大李小李和老李》中做配角,拍摄打太极拳的镜头。他作为少林门门长,在全国来说是为德高望重的武术家,竟毫无彝议,不取分文,高高兴兴的去客串拍片。他认为,在电影中表演“简化太极拳”,对开展武术有利。他说,只要对党对国家有利我都干。

王子平又是一个著名的伤科医生,在晚年,他以高超的医术解除了许许多多患者的病痛,还创编、出版了《祛病延年二十势》,深受群众欢迎。

王子平一生充满传奇色彩,闪耀着爱国主义精神,他的年轻时代,是帝国主义列强侵略、瓜分中国的年代。有一年,为了应付青洲车站德国鬼子的挑战,他一气之下举起了一个大磨盘,从此赢得了“神力千斤王”的称号。他的威名,也随着他不断打败列强拳师而震动武坛。其中最有名的是一九一八年在北京打擂击败俄国大力士康泰尔一战。

一九一八年的初秋,古老的北京城连日风沙,昏沉沉,惨淡淡,漫天弥黄,在人们已经够沉重的心头更蒙上了一层阴影,北京天桥一带,在一家武术馆斜对面的得兴茶馆,人们清一色地议论着一桩大事——俄国大力士康泰尔明天起在北京摆擂三天。

摆擂台,打擂台,本来算不了什么稀罕事,以武会友,广结武英,历古以来,习以为常。可这个康泰尔却不然,他是傲气逼人,口出狂言,自诩打遍四十六国无敌手。这番来华,讥讽中国无人;而崇洋媚外的官复府还在为他摇旗呐喊,肉麻吹捧他为世界唯一大力士,这种自卑的行径,怎不激起一切爱国之士的义愤。

人们纷纷议论着,有的担心,有的气愤……这时,只见武馆教练洪亮走进来,神秘地轻声说道:“明天看新闻”说完抬腿又想往外走。众人哪里肯放,拉他在堂中桌边坐定,满满的到了一杯浓茶,一定让他立刻说个明白——

原来那个号称世界第一大力士的康泰尔,确实有些来头,高头大马,间宽腰粗,不但有蛮力,还懂拳术、摔跤,仗着有西方强国撑腰,更加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不久前在上海、武汉等地已经摆过擂台,伤了我们不少同胞,现在来到首都又摆起擂台来了,其实设擂是假、辱华是真。然而,物极必反,这下可动了众怒,四方武林高手云集北京,准备与他一决雌雄,公开提出与他比武者达二十多名英雄。洪亮最后说道:“如今老百姓怕官府,官府怕洋人,洋人怕老百姓,全国各地武士来了不少,明天够这洋人受的了!”

有人问道;“洪哥,咱北京谁上台?”“这……”洪亮欲言又止,众茶客心痒难耐。“洪哥,说嘛,吞吞吐吐多别扭。”洪亮平时心直口快,今日可不便在此多言,但被众人缠住了,一时难以脱身,只得用右手食指在茶盏里蘸了茶水在桌子上写下三横一竖一个“王”字,眼睛向斜对门武术馆一扫,众人不约而同地叫好,有的高高翘起了大拇指。

这“王”字指的是谁?原来是指这所武术馆另一位武艺出众的教师,人称沧洲二杰之一,性王名子平,当年他三十五岁,拳棒娴熟,尤以查拳见长,双臂有千斤神力,但又身轻如燕,游水登山,拳击摔跤,无一不能。且崇尚武德,虚怀若谷,所以这武术馆大半学生慕名投他门下,更有不少军队士兵和学校学生也来拜他为师,他平生最忌讳、追名逐利,张大其事,故而洪亮不敢在此张扬他明天打擂之事。

“卖报卖报,要知明天比武会改作演武会,请看《顺天时报》。”

一个卖报童走进茶馆,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一叠报纸已经卖完,报上有一段消息,其中写到:“警察总监吴镜潭发布命令:双方比赛武力,势必互不相让,偶一失手,必致危害生命 ……故派员阻止武力比赛,仅让其各自演出所能之武技而分优劣可也。”云云。

茶馆里一阵喧哗,猜测着不知当局使的什么鬼花招。洪亮拿起报纸三步并做两步回到武术馆。几位教师和学员也正在议论明天打擂的事,洪亮拍拍手中报纸喊到:“诸位,变卦了……”大家都回过头来,惊疑地望着洪亮气呼呼的脸色,围拢来看完了这段消息,愤懑之火不禁在大家心底燃起。此狂徒在武汉、上海一时得逞,以比武为名,在擂台上暗算伤害了我们不少同胞,今日我等正要找他算帐,却把比武改作演武,真是岂有此理!沸沸嚷嚷,愤怒之声不绝。

其中一位英雄正襟危坐,一言不发,他中等身材,二颊方长,红润微紫,钢眉凤目,眉宇宽阔,可容三指,故而显得格外威武。笔挺的鼻梁下留着整齐的一排浓黑剑须,二片稍厚的红唇,一口洁白的牙齿。一望便知,此人性情豁达,体格健壮,似乎有一股永远不可战胜的力量。他就是名驰遐迩的王子平。

众师徒见他神色严肃,双目含愠,便渐渐低下声来。洪亮开口问道:“王老师,依您看此事该如何对待才好?”

王子平对身旁的爱徒魏指薪使了一个眼色,指薪立即会意,去将大门关上。王子平从椅子上立起身来,凤眼扫视了一个周围的同事和学员。缓缓说道:“官府干涉,我等何惧!若洋人自知没趣,是他的造化,若出言不逊,傲慢夸耀,必败之以雪国耻!” 这几句话,说得大家眉飞色舞,气氛顿时活跃起来,接着便商议明天如何打擂的计划。

康泰尔原是俄国一个贵族,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后流亡国外。只因力大如牛,为西方国家所豢养,专门到一些弱小国家去煊耀武力,倒也被他捞到了好几块金牌,颇得帝国主义者的青睐,最后连自己的国籍也不要了。此番来华,表面仍以个人名义献艺比武,实质上是帝国主义者的一条狼犬。他通过比武,向中华示威,大放“东亚病夫”的厥词。康泰尔一到北京,“西洋拳击社”便接到一大叠中国武术界人士的战书,有闻名全国的前辈宿将,也有初出茅庐的武坛新手。康泰尔胆怯了,他的主子也惊慌了。于是,由使馆出面,向北洋军阀政府施加压力,导演了这一出改“赛武会”为“演武会”的丑剧。康泰尔又神气起来了,此刻正在东交民巷附近“西洋拳击社”宴请各国使馆的外交官员,同时也把吴镜潭也请来了。席间,吴镜潭代表段祺瑞政府想洋大人门陈述了奉命不止禁止比武的情况。洋主子们表示十分满意,盛赞北政府这种俯首贴耳的配合,按中国礼节敬了他三杯威士忌,那警察总监受宠若惊,不住点头哈腰,鞠躬称谢。

九月十四日上午,中央公园(即今中山公园)里里外外早已人山人海,虽然比武性质已变,但这些日子整个北京城的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次擂台非比寻常,全国名手聚会京都,所以大家都想一睹自己同胞的高潮武艺,也想看看那个洋鬼子,究竟有什么了不起。自鸦片战争失败后,中国人手够了洋人的窝囊气,忍辱负重,被压得抬不起头来。此刻公园的大门虽已挤得水泄不通,但四面八方的人群还在向内拥去。

公园门前长条横幅上写的是:“热烈欢迎打遍四十六国无敌手之世界第一大力士康泰尔先生来京献艺。”

巨幅广告上画的是:一个洋大力士顶天立地,脚下竟踩着一个华人。

中西乐队吹的怪调有气无力,好比病中呻吟。

五色土边搭的擂台,器械陈列,杀气腾腾,一张方桌摆满奖品,铜架金牌黄橙橙。

二根旗杆插云霄,白幡红字血腥腥,右一幅:威震支那;左一幅:全球扬名。

擂台两侧,布满巡警。左右蓬账,专迎贵宾。

这边厢:各国及其夫人,个个挺胸凸肚,碧眼金发,盛气凌人。

那边厢:政府权贵管长顺民,人人长袍马褂,奴颜婢膝,阿谀奉承。

台下广场,观众如云,擦间接踵,议论纷纷。

这一幅场面哪里还象什么演武会,分明是对中华民族的公然挑衅。五色土原是明清二朝祭奠天地的圣地,在此设擂,更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

随着几声刺耳的喇叭声,横冲直撞驶来二辆小汽车,在后台更衣室门口停下,康泰尔及其随从翻译等人下车入内。台山一阵铃响,全场渐渐静了下来。只见八个身穿白色制服的侍者出场在台上左右二厢站立,随后一名翻译,走到台口,高声宣布:

“诸位肃静,我们欢迎康泰尔先生来京献艺,康泰尔先生乃世界第一大力士,打遍四十六国无敌手,声誉载世,金牌满襟。此次来华,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只因他艺高力强,擂台比武不免失手伤人,故由政府发令,将今日之“比武会”改为“演武会”。不论何人,均可上台演武,互不争斗。现在请康泰尔先生与各位见面。”言毕,回身侧腰把手一挥,台下中西乐队一齐演奏起来,中不中,洋不洋的乐曲刺痛着人们的耳膜。

康泰尔昂首挺胸,目空一切地站在擂台中央,赤裸的上体涂着一层橄榄油,在阳光的照射下油光铮亮。他间上斜搭着一条红黄宽缎带,胸前一条金项链上吊着一个十字架。短裤衩,长筒袜,橡胶鞋,克罗米护腕手上套,这一身装束,在中国确是少见。台下不免发出阵阵议论。

“肃静,肃静,现在请警察总监吴镜潭长官代表政府致欢迎词。”乐声有起,吴镜潭从蓬帐内走上擂台,一套警官制服,全身墨黑。他先向康泰尔一躬到底,又向左蓬帐弯腰行礼,但面对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却突然变得威严起来,他清了清嗓子,拉起了官腔。

“本长官首先代表政府欢迎世界第一大力士康泰尔先生来京献艺康泰尔先生乃世界之奇才,臂力过人,拳术不凡,此番屈架来华,辗转各地,屡设擂台,均立于不败之地。今日在此与国人演武竞技,乃亲善友好之举,敝人再以个人名义想康泰尔先生深表谢意!”又是一个九十度鞠躬退下擂台。

康泰尔瞪了瞪眼,昂了昂头,说了一通俄语,翻译翻出:“我,康泰尔,久慕中华武术而来,但遗憾得很,至今没有遇到对手,今日为了尊重贵国政府之意,恐我拳下伤人,将“比武会”改为“演武会”,实在令人扫兴。”这一番话,气得观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王子平也在台下观众之中,他向身旁的洪亮、魏指薪使了个眼色,仍站在那里不动。

演武开始,报名者不下数十人,以报名先后为序,不分派别,不论长幼,均表演各自的那手好戏。中华武术源远流长,南拳北脚,各有千秋。只因康泰尔出口狂言,各路英雄虽不能与他决一雌雄,但也让洋人看看,中华民族岂能欺侮,因此台上少林、形意、八卦、太极等各门各派均亮出绝招,看得观众目不暇接,彩声四起。李存义率领的天津中华武士会也进行了团体表演。王永韩、韩慕侠等表演了“四把拳”、“徒手夺双刀”等等。

康泰尔设此擂台,原想用西洋武力来证明中华民族乃是一个劣等民族,洋人是不可战胜的,从而使中国老百姓俯首听命于殖民主义者的宰割。哪里知道擂台一开始,其风光都被中国人沾去了,不觉怒形于色。吴镜潭从台下望去,见康泰尔铁青着脸,而报名演武者越来越多,知道事情不妙,连忙站起来宣布:“中国方面表演告一段落,现在请世界第一大力士表演。”

中华武士的表演方兴未艾,群情沸腾,听到了此项宣布,顿时冷了下来。

擂台上一番忙碌,搬来铁链、铁球、沙袋、杠铃等洋玩艺儿,康泰尔神气活现,双目睥睨,打了一个响指,便开始了他的表演,无非是抛大铁球,打沙袋,举杠铃之类的杂耍。翻译在一旁为他吹捧:铁球重四十五磅,沙袋重二百磅,杠铃重七百五十磅,他的臂力可谓天下第一,他的铁拳可谓无坚不摧,世上有谁能和他相比等等。

最后他表演“颈断铁链”。一根手腕粗细的铁链盘在颈间,两头各有四个侍者使劲地拉扯,只见他双手分左右抓住长链,两足一瞪,大吼一声,铁链竟然崩断,八名侍者因用力过猛,向两旁跌去。观者无不瞠目结舌。 

表演完毕,康泰尔大笑着通过翻译向台下说道:“这就是真正的武功,征服世界的力量,你们有谁能这样干吗?!”

洋人如此肆无忌惮地侮辱我们,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去。王子平轻轻咳嗽一声,他身旁的徒弟--一个军人模样的年轻人穿过人丛,跃上擂台,抱拳一恭道:“翻译先生,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军人,适才听你们说康泰尔先生的武功表演世上独一无二,我不自量力,也想借他的器械一试,不知可行?”

不等翻译回话,台下顿时象沸腾的油锅里撒一把盐,群情振奋,喊声此起彼落。翻译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得傻眼无所适从,尴尬地向康泰尔看去。康泰尔不知如何是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只勉强点了点头。

这小伙子一个箭步蹿到四只沙袋中间,展开武术散手的技击,窜跳腾翻,指、掌、拳、肋、腿、脚并举,霎时向沙袋飞舞,人影莫辩,忽闻一声大喝,“砰”地一声,其中一只沙袋崩断绳索,抛向空中,落到台下。观众中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当侍者把沙袋抬回擂台时,这小伙子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去。

“我也来试一下。”洪亮上台,不由分说拾起二只排球相仿的大铁球,掂了一掂,微笑向众,两球相叠,双手下托上压,一运功力,两铁球渐渐变形,须臾之间成了二只铁饼,原来那是二只“空心汤圆”,台下一阵哄笑。洪亮摔了铁饼,返身离台。

这时一个侍者突然脱下白制服,走到台口大声说道:“同胞们,刚才铁球是空心的,而那根盘颈铁链也是假的,其中有一节是用软铅制成,糊弄大家,说事后赏我们八个人每人二块光洋。我是堂堂一个中国男子汉,我不愿帮洋人欺侮自己的同胞,这肮脏臭钱我不要!”说完,丢了制服,跳下擂台,消失在人海之中.其余七名侍者也纷纷脱下制服离台而去.

康泰尔完全被这突变震蒙了,半晌没有醒过来。只见他两片厚唇乱抖,面色白里泛青,青里冒紫,最后终于恼羞成怒,挥着双拳,面对观众,用生硬的中国话歇斯底嚎叫起来:“东亚病夫!”

“洋人休得无礼!”骤然,一声洪钟般的嗓音划破长空,王子平从人群中闪出,一个“白鹤冲天”,轻轻飞身上台。

康泰尔冷不防见一个中国武士已站在他的面前,黑布短袄,紧袖口,灯笼裤,脚下一双麻筋牛皮练功鞋。康泰尔见来者的个子只齐他的肩膀,轻蔑地笑了笑,暗想:你来得正好,刚才被你们撕去的面子,就从你身上捞回来。他对翻译叽咕了几句,翻译向王子平问道:“你来干什么?”

王子平淡淡地说:“不干什么,只是想问问这位洋力士,今天说是演武会,缘何左一个世界第一,右一个所向无敌?为何大门口画着脚踩华人的广告?凭什么用空心铁球、软铅铁链糊弄人!凭什么出言不逊侮辱人!”

翻译传说,康泰尔又怪笑起来,通过翻译说到:“你想知道吗?听我用拳头告诉你!”

王子平觉得心脏在剧烈地跳动。他心里非常清楚,和这个洋力士交手输了,不是被打死,便是被打残;赢了,不是被官府拿住杀头,便是抓去做牢,所以,不论是胜是败都是死路一条。但是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高尚的武德,使他把个人的生死安危和妻儿老小置之度外。此刻,他唯一的信念就是非把这个洋人打倒不可!

台下的观众也忍无可忍,怒不可遏,此起彼伏地吼叫起来——

“英雄,打!打掉这只洋擂台!”

“英雄,打!打倒这个洋鬼子!”

吼声似排山倒海,王子平双眼湿润了,这呼声不正是国人的觉醒吗?世道昏暗,政府媚洋腐败,致使国土沦亡,任人宰割,民族蒙尘,洋人猖獗。在五色土之上,朗朗乾坤之下,中华民族如此受辱,我虽一介武夫,国耻当头,我岂可贪生……王子平沉思着。

康泰尔却洋洋得意起来,以为他这一句话已吓退了这个中国人,不禁得意忘形得又讲了一句话,翻译道:“康泰尔先生说,他自出世以来,还没碰到过能和他交手的人,你若能将他打倒,这钢架上的金牌全数奉送。”

王子平不屑地向身后桌上的一排金牌瞥了一眼,不料康泰尔一个“饿虎扑羊”迎面向王子平偷袭过来。着一下来得实在突然,速度之快,猝不及防。但是好一个王子平,一个“白蟒翻身”让过来拳。康泰尔接着又是飞腿一脚,王子平轻轻一跃,康泰尔踢空。王子平连让二招不还手,此乃中华之武德。武林高手决不轻易动手,更不肆意伤人,若对方知趣而退,也便罢了,可是,骄横一世的康泰尔以为有中国官府撑腰,对方不敢还手,软弱可欺,便更加狂妄起来,再次向王子平进犯,忍耐是有限度的,武术界向有“让二不让三”的格言,当康泰尔第三次扑过来时,王子平出击了。

王子平趁康泰尔又猛扑过来的一刹那,迅速下蹲,巧妙地利用自己身材不高的特点,避过攻势,而康泰尔却张开双臂,整个胸部一个大开门,只听得“啪”的一声被王子平击中。不料康泰尔安然无恙,动也不动。王子平立即意识到对手身躯高大,气壮如牛,光靠力博恐难取胜,看来只能技巧与功力相结合,武术与摔跤相辅行,才能出奇制胜。而康泰尔挨了这一掌,丝毫不动,以为这个中国人只是个平庸之辈,没有什么了不起,便哈哈大笑起来。那知笑声未歇,王子平迅如雷电发出绝招,只见他右手抵住康膝,左手抓住康腰,腰随胯转,动如蛇之行,柔似蚕做茧,转身一拧,康泰尔做梦也没想到,糊里糊涂,身不由己地被摔倒在地。此时台下观众如痴如狂,喊啊!叫啊!噙着泪花互相拍间握手。可叹中国百姓,自一八四零年被帝国主义的大炮轰开大门以来,在洋人面前一直未抬起头来,今天可以扬一扬眉,吐一口气了。中华民族的力量是不可征服的,号称世界第一大力士的洋人已经倒在中国人脚下,这是何等振奋人心的事啊!高昂清脆的唢呐突然吹奏起雄壮的“得胜令”乐曲,和震天的掌声一起在五色土的上空回荡。

“呜——”警乱鸣,军警从四面八方向擂台涌来!

“不好,军警抓人来了,英雄快跑啊!”

台下一片混乱,王子平见洪亮、魏指薪等人和许多不相识的观众组成了层层人墙,使军警们无法近台。“呸,爱国有罪,卖国得利,这是什么世道!”王子平愤恨地扫视了一下蓬帐的军政权贵,吴镜潭已不在其内,想是调遣他的爪牙去了。王子平向台下左右观众一恭手,不留名,不留姓,转身一跃,踢翻后台芦屏,跳下擂台,穿过丛林,越出围墙,趟过小河,悄然离京而去。

康泰尔从地上爬起,愧怍万状,抱头而窜,三天的擂台,只几个小时就倒了。

王子平凭一身功夫,打擂雪耻,在中国的武术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当时由李大钊同志编辑的《晨钟》报刊,于九月十六日以《大力士偃旗息鼓》为题,将此事作了披露,原文是这样的:

“大力士偃旗息鼓。所谓俄国大力士康泰尔日前发出广告,在中央公园万国赛武大会,原定十四、十五、十六赛演三天,乃仅一天即止。昨日有人前往观赛,竟闻无人,探其原因,前日赛演之时,最初有中国武士多人登台献技,观者皆甚满意;其后俄国大力士登台献技,忽有数名中国人登台,将外国力士号称过万斤或数千斤之铁球等物举起轮流舞弄,大有举重若轻之态,于是相与一笑而散……最后,竟有一中国武士手推康力士扑地,于是康等大败,愧怍万状,抱头窜去,昨日遂不敢再登台矣。”

武术名家佟忠义

佟忠义、字良臣,满族人,祖居奉天,武术世家,以镖局营生。奉天佟记镖局誉满关内外,绿林无不敬让三分。佟忠义六岁随父练武,得名师传授少林拳六合门真传,以太极八卦步独步当世。对八仙剑、双剑、双刀、双钩、双戟、苗刀、马刀、刀枪、棍棒、方天戟、孙膑拐、弓箭、弹丸等兵器无不样样精通。佟忠义身材魁伟,臂力过人,其摔角功夫在大江南北未逢敌手。秉性耿直的佟忠义于1902年任京城巡捕营武术总教头,1910年任保定陆军武术总教头。清朝灭亡后任曹琨卫队待从武术教头及安徽军抚军武术教官。1922年在上海创立忠义拳社,除教拳、行医外兼任上海国术馆少林门主任教师、暨南大学武术教授、东亚体专武术教授、精武体育会摔角教师等职。1936年和1948年历任旧中国第六、七届全运全武术和摔角裁判长。新中国成立后任全国体总华东分会及上海市体育运动委员会委员、上海中医第五门诊部伤科主任医师。

佟忠义是饮誉中外的著名武术家,生前与王子平齐名,时人誉为“沧州二杰”。佟忠义,沧州市西门里人。其父佟存,为武林高手,曾在东北开设天兴镖局。佟忠义行三,自幼在父兄指导下刻苦练功,打下了深厚的功底。光绪28年,他随二哥佟忠诚到奉天以保镖为业,遂出入武行。他拳持技精深,尤其摔跤更是出神入化。在浪迹江湖之中,他寻师访友,博取众家之长,把蒙古族摔跤中的二十八个大绊子、祖传擒拿和六合拳法融为一体,形成了独具一格的佟派技击术,就连海内外享有盛名的关东大侠查瑞龙,也曾拜在佟的门下师事武艺。

由于佟忠义威名大震,宣统二年,他被任命为清廷禁卫军的武术教官。民国初,他历任察哈尔骑兵第一团安武军三路四营和四省经略侍卫队的武术教官。民国七年,又在保定曹锟部下当武术教官。后又任吴桥保卫大队长,直隶陆军军官学校武术和摔跤教练等职,民国21年,在南京举行第一次全国武术比赛,佟忠义荣获六合门第一名。

佟忠义嫉恶如仇,富有正义感。在禁卫军时,他因不满清王朝妥协媚外,滥杀无辜,曾偷偷放过深负冤屈的在押“罪犯”,并毅然弃官回乡为民。民国十四年,一日本柔道家在上海虹口摆擂台,并在报上自吹自擂,不可一世。佟忠义当时正在保定直隶军官学校任教官,他闻讯后又毅然辞去官职赴沪打擂。开始,洋人想用金钱收买他,佟忠义一身正气,不为所动,慑于佟的拳威,这位喧嚣一时的日本人没敢登台便逃之夭夭了。

为了发展祖国的武术事业,在沧州,佟老先生开办过武学社。迁居上海后,又开设过忠义拳术社,忠义摔跤社。并先后在国育武术研究会任教练、在上海国术馆任少林门教务主任。还一度兼任过东亚体专、暨南大学、西江体专以及《申报》报馆的国术教练。民国24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他编著的《中国摔跤法》一书。民国33年,南京举行第二次国术比赛,他被中央国术馆特约为大会裁判……

解放后,为继承和发掘祖国的武术遗产,直至晚年,佟老先生仍孜孜不倦地从事武术的研究和传授工作。1956年在全国武术比赛大会上,贺龙同志亲切接见了他。1963年,佟老因病在上海谢世。终年84岁。为缅怀英杰,昭示佟老一生功业,上海人民为他举行了二级葬礼,并隆重地举行了追悼大会……

佟忠义一生颇具传奇色彩,现将他定居上海后的事迹追述一下,以飨武林读者。

约法三章立武规

1925年,佟到上海创办忠义拳社,立了三条规定:一不比刀枪剑戟、二不比棍棒击打、三不比拳打足踢。对登门切磋武技者规定只比四项,一比抖大杆,以抖扎杆次数多者为胜;二比拉100斤硬弓,以拉满弓数多者为胜;三比距离30米射泥丸,每射30粒,以射响挂在树上的铜锣多者为胜;四比摔角,以三跤二胜。当时,凡上门比试者,竟无一人能胜过佟忠义。

蒙住眼睛摔金刚

当年,上海有个著名的金刚大力士查瑞龙,力大无比,双手能把百多斤重量的石担在户颈腰背上耍舞自如。一天,查瑞龙会同十余名把兄弟,约佟忠义在海关公寓花园比试摔跤,众兄弟轮番上阵,佟忠义连战连胜。查瑞最后上场与佟比,佟一时兴起,用毛巾蒙住眼睛与查较量。查自恃力大,猛虎般扑抱佟腰,佟左侧转体,低头撩起右腿,一个挑钩子将查摔倒。查觉得刚才摔得冒失,自责轻敌,乃在第二跤比试时谨慎地左足上步,出右手抓佟的袖口。佟趁查左足未稳,连施右扑脚和抹脖子的绝招,将查摔个仰面朝天。查连输二跤,自愧不如,向佟拱手致礼认输。过后中,便请人说合,拜佟为师学艺。

技高挫服洋剑师

英籍犹太人欧文期.哈同,为夫人举行五十寿庆,邀请中外书画家和杂技家献艺祝寿。哈同为满足夫人对中国武术的爱好,诚邀佟忠义赴会献技。佟碍于友人情面,庆邀到会,先表演了龙飞凤舞的八仙剑,最后又表演了弓射弹丸,三十粒泥丸粒粒皆中,博得满堂喝采。斯时,席上有位洋剑师沙利文,也想借机出出风头,到佟忠义跟前,挑衅地要与佟比剑,还咄咄逼人地拿一件击剑护身衣递向佟忠义。佟胸有成竹,认为以中国剑对阵,何须使用击剑护身衣,自有应付洋剑术的办法。比试开始,佟忠义用太极八卦步游走不停,沙利文逼得左旋右转,昏头转向。有顷,佟故意卖个破绽,洋剑师以为有机可乘,立即举剑直向佟胸口刺去,佟左上步右急转,洋剑师一剑刺空,回剑不及,被佟的剑梢刺中右手腕部,叮当一声,剑已落地。在满堂的掌声中,沙利文左手捂住痛得发麻的右手腕,走到佟忠义跟前点头为礼,含笑认输。

日本武士难逞勇

抗战前的上海租界,四川北路至虹口公园是日本人的势力范围,日本东方书院的上海分院,就在四川北路昆山公园附近。那时,商务印书馆、邮电、铁路局的一部分华人职工,早晨都在公园里弄刀舞枪、打拳练功,锻炼身体。日侨也在公园里练弓道、剑道、空手道和柔术,双方常生磨擦。日侨特从日本请来几位武士,要与华人职工比武、并提出要同查瑞龙较量。查瑞龙请师父佟忠义坐阵,约日本武士道定期在精武体育总会一见高下。是日午后,精武会演武厅座无席,连日侨在内,约五百多人。双方先各自表演武技,最后,一个日本武士提出用柔术同中国摔角比试。上场的日武士着黑色和服,趾高气扬,佟忠义着灯笼裤,白色跤衣,雄纠纠、气昂昂,问日武士怎么个比法?最后商定倒地者为负。比试开始,日本武士无法抓到佟忠交的跤衣把位,一不留神,却被佟一个捣手,将和服右袖撕下,差点摔个跟斗。日本武士自知不敌,急忙向佟行礼鞠躬。在佟忠义拱手还礼下匆匆退出场外不比了。

蜀中高手走麦城

1930年,在中央国术馆提倡国术强身救国的号召下,上海市国术馆成立伊始,聘请佟忠义、王子平、吴鉴泉、靳云亭等人为教师,培养国术人才。

1932年,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会同马良、李景林等显要人士,发起国术大比武,当时定名为“国术国考”。第一届国术国考在南京举行。一时间,全国武林高手云集,佟忠义应邀担任考官。国考第一天,擅长鹰爪功的蜀中武林高手吴某连伤两人。以致翌天比赛,无人敢上台与他较量。为了打破僵局,佟忠义卸下长袍,上台与吴某比个高低。比武开始,吴虎视耽耽,待佟来攻。佟左掌在前,右掌在后,走太极八卦步,使吴某眼花潦乱,捉摸不定。两人不时变换方向,第一回合不分胜负。

稍事休息,第二回合开始,吴先声夺人,左掌虚提,右手以鹰爪向佟的头面抓去,佟向左侧闪过,以避其锋,但右肩衣袖竞被抓破。此时,吴却躲不过佟打出的一掌,左腰挨个正着,好久才喘过气来,第二回合以各中一爪一掌而平分秋色。

第三回合开始后,佟故露破绽引吴进攻,吴施出仆步飞腿佯踢,同时以双拳打向佟头部两侧脑门,佟急撩双掌,架开吴的双拳贯耳,顺势向吴的胸脯连打带推。吴悴受猛击,仰面倒在台上,在一片喝采和鼓掌声中,佟刚欲向前扶吴,冷不防吴突施挫腿,蹬向佟的左小腿,要不是佟抽腿迅捷,小腿定遭踩断。佟对吴暗施杀手伤人的恶劣行径怒不可遏,抄起吴的小腿,意欲在台扔几个圈以示儆戒。张之江和马良见状,急忙高喊:“佟忠义住手!不许扔,你胜了”!。佟忠义才放吴一马,扶他起来。此时,吴某满面羞惭下台,大会还未结束,便和弟子们回蜀中去了。

蓄须盘发示气节

日军偷袭珍珠港后在上海大搞“中日亲善,东亚共荣”的鬼把戏,日驻沪领事馆深知佟忠义是名扬武林的高手,在社会上很有影响,阴谋通过日军司令部派遣两名武官,持柬到佟氏伤科门诊所,邀佟参加庆祝大会,以达到收买中国民心,实现军国主义统治沦陷区的迷梦。对此,佟忠义声言已入道门,除了治病,一概谢绝。并蓄胡须盘发髻显示了民族气节。在暗底下,佟与浦东游击队、青浦、常熟等地新四军支队频繁接触,经常有人来取医治刀伤的药品,秘密为抗日战士治病。

不畏强暴肩重任

1948年5月,国民党南京政府在上海举行第七届全运会,佟忠义应聘担任国术和摔角裁判长。陆军摔角代表队是由伞兵上校体育教官常东升组成。常东升是保定有名的快跤手,人称花蝴蝶,其摔角绝技“扑足”,摔起跤来心狠手辣,知道他底细的人都不愿同他交手。

比赛期间,陆军摔角队着呢料军服,携带手枪,耀武扬威地进场,当常东升上海华寿江争夺冠军赛时,没有人敢当这场比赛的裁判。佟忠义不畏强,挺身执法。比赛中,常东升施展“扑脚”惯技,被华寿江顺势牵住右袖口不放,用力一拉,两人同时着地,摔个平手。第二跤常东升一足踢向华寿江右足踝关节,华因此受伤,迫得弃权,于是常东升赢得冠军。事后,观众批评裁判不公,佟忠义为此受了委屈。

摔角技世传后人

佟忠义的拳术与兵器技造诣甚高,摔跤功夫更是人人皆知,上海出了不少摔角人才,如朱文伟、常伟川、翁康廷、王宏训、杨杰民、杨为义、吴晋楚、周士彬等。精武体育会为了普及佟忠义摔角技艺、由摄影家洪志芳将佟的摔角技术拍摄下来,由助编朱文伟、常伟川配以文字说明,编著成《中国摔角法》一书。这是我国最早最完整的一本摔角典籍。

佟忠义对摔角的教法很特别,先教毅力和耐性、腿功和手劲。如站骑马桩练腿功的同时,两手做上下单钩挂和双钩挂练手劲。站骑马步桩每次约30分钟。练矮步行进左右踢腿,抖皮条、拧大、小棒子,以加强练手的柠劲和跳崩子功。还有别具特色的端箩筐、拧移水缸等锻炼方法。虽然似乎土一点,但功效极好。佟忠义教二十四个基本绊子摔法,由浅入深,由简到繁,从易到难,循序渐进地一个一个教,还亲自喂学员绊子,让学员将他摔出去。他的摔角功夫,确实身手不凡。

尚武精神垂不朽

1963年5月,全国武术锦标赛在上海,佟忠义本是大会裁判委员会的成员,锦标赛开幕的前三天却因病卧床,各地来沪参加锦标赛的武林耆宿俊彦,纷到寓所探望慰候,使佟精神为之一振,深感快慰。谁料锦标赛闭幕那天,佟老终于药石无灵,沉疔难起,寿终正寝,享年八十四岁。大殓之日,龙华殡仪馆摆满了各地武术界送来的花篮花圈,大厅正中高悬“佟老不愧为一代武术大师,他的高武精神和武德永垂不朽,深受武术界的敬仰!

 

分享 |
文章录入:admin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zyz6.com 版权所有:周义洲|周义洲文艺网|世界十大武术表演家|世界十大技击家|世界武林百杰
    地址:贵阳市云岩区延安西路67号众厦大楼8层15号 电话:0851-7820578 手机:13765144958
    ICP备案/许可证号:黔ICP备11001412号-1 技术支持:苗族文化网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文图信息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24小时内删除!